佛罗伦萨的画意诗情

相传在但丁少年时,有一次从老桥经过,遇见美丽的少女贝特丽丝,并一见钟情。贝特丽丝在18岁时嫁给了一位银行家,婚后不到5年去世。但丁在哀伤和思念中写下了《新生》和《神曲》,并把贝特丽丝描绘成集真善美于一身,引导他进入天堂的女神。

老桥是横跨阿诺河的一座廊桥。说起来,但丁这些传世之作,也都是美丽的“廊桥遗梦”。

在佛罗伦萨的旅行,大多数时候在巷子里穿行。那些又窄又长的巷子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jnbbdesign.com/,佛罗伦萨百转千回,一不小心就会迷路。

巷子两边是年岁久远的石头建筑,日光照射进巷子,总能在灰白的石头墙上分割出反差巨大的光影。明明有人居住,那些房子却都安静着,没有人间烟火气。穿梭在光影之间,古老的房子和现代的面容之间,忽然会有些迷离,不知今夕是何年。

巷子里的商店,往往外表低调,却金玉其中。上海世博会的意大利馆里,现场进驻的唯一皮具品牌,我们在一条非常不打眼的巷子里找到了专卖店。

在佛罗伦萨的巷子里穿行,遇见工人正在维修一处住房,同时还有演员正在屋前表情夸张地用意大利语朗诵着什么。原来这里是诗人但丁的故居。

1302年,但丁因维护佛罗伦萨独立失败,被教皇控制的法庭判定:如果再踏进这个城市,他将被绞死。直到去世,但丁也没能再看一眼自己的出生之地。佛罗伦萨直至2008年,佛罗伦萨市议会才撤回了对但丁的判决,允许其回到家乡。

徐志摩首次把佛罗伦萨翻译为“翡冷翠”,我以为这是地名翻译中最美的中文译法。他那首名为《翡冷翠的一夜》的诗,又长又碎,嘟嘟囔囔,而真正的“翡冷翠”不是这样,她沉静而不是沉闷,悠远而不是幽怨。

走在历史悠久,仿佛也意味深长的巷子里,抬头冷不丁就看见这座塔楼。佛罗伦萨的市政厅,是一座建于十三世纪的碉堡式旧宫,旧宫上即是这座94米高的塔楼,它是意大利最夺人眼目的公共建筑之一。

塔楼所在的西尼奥列广场,几乎是一座露天雕塑博物馆。作为欧洲文艺复兴运动的发祥地,佛罗伦萨曾汇聚过无数杰出艺术家,留下了难以计数的建筑、绘画、雕塑和诗歌作品。被称作文艺复兴艺坛“三杰”的达·芬奇、米开朗琪罗和拉斐尔,在1506年聚会于佛罗伦萨,成为艺术史上的千古美谈。

美国畅销书作家梅耶斯的《托斯卡纳艳阳下》,让全世界都爱上了一个叫做托斯卡纳的地方。佛罗伦萨是托斯卡纳区首府,它的文艺气息和悠闲风情如此迷醉世人,只这一地,就令人对托斯卡纳之旅无限想往。

佛罗伦萨最典型的天气也是托斯卡纳最典型的天气是阳光艳丽,蓝天白云。色彩鲜艳的墙壁,深绿色的百叶窗,深红色的屋顶,是这里的标志性的建筑色彩。

《托斯卡纳艳阳下》的扉页上写:生活不断赐予你许多机会,佛罗伦萨而你唯一需要做的只是其中一个。

留下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