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名雷恩:每个人生活在谎言编织成的生活里看穿未必是件好事

根据一些书籍上的记载,以及帝国宰相和元帅的提点,进入秘窟之后大概要消耗数个小时来接受一种传承。至于是什么样的传承,大家都闭口不言。“感觉怎么样?”,等候了有一会的雷恩看着同样一身武士服的帕尔斯,笑着问了一句。从今天开始,帕尔斯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陛下,这个国家,整个世界所承认的第一女帝。帕尔斯想要让自己表现的严肃一点,至少保持着自己的威严,但是绷不住的笑容还是让她忍不住笑了起来,语气格外的轻松和满足,“还不错,我的感觉就像是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。至于太大的变化暂时还体现不出来,唯一能现在就享受到的,则是我的任何建议不需要再通过父皇点头,我也更像是一个真正的皇帝。”

两人一边说,一边走向皇宫的深处。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人迹罕至的院子,院子不大,只有七八十平方,平日里这里不见一丝生机。在外围守卫的禁卫会杀死一切企图靠近这里的任何东西,无论是人、动物,还是苍蝇和蚊子,都会被他们杀死。推开院门,入眼的则是一个巨大的井口,两人靠近井口边上朝下望去,有一个旋转的阶梯,固化的照明术让里面灯火通明。两人对视一眼,默默的踏上阶梯,沉默的向下走去。这阶梯很长,最少走了半个小时才走到底,井底有一扇很古朴的石门,石门上阴刻了一些什么东西,经过无数岁月的洗礼已经模糊不清。帕尔斯伸出手,按在了石门上,白皙的肤色和深色的石门形成了强烈的对比。她微微用力一推,看似沉重的石门在沙沙的摩擦声中缓缓推开。石门后是一条长长的走廊,漆黑,伸手不见五指。两人对视了一眼,从彼此的眼睛里看见了一丝忐忑不安的无措。“请吧,陛下!”,雷恩故作绅士,伸手一邀。帕尔斯纹丝不动,掩嘴轻笑,“难道不应该是您这样的男士先行吗?”雷恩哑然失笑,他深吸了一口气,望了一眼无穷的黑暗,鼓起了勇气,“好吧,如您所愿。”他一步踏入石门,能感觉到帕尔斯就紧紧的跟在自己的身后,整个世界一片死寂,只剩下两人的脚步声。随着深入到走廊里,光线越来越暗,直至被黑暗吞噬。雷恩鼻尖上冒出了些许汗珠,他扶着墙壁,掏出火镰抽了几次,雷恩不知道为什么居然点不着。他恼怒的将火镰重新塞回怀里。干咽了一口唾沫,伸出一脚探索着向前迈出一步,紧跟一步,再次探索着未知的黑暗。未知是智慧生物最大的恐惧来源,在这黑暗之中,看不见一丝光亮,也因此在心底滋生了无边的恐惧。

不知道走了多久,沉默让气氛更加的凝重,雷恩强笑着,问道:“我们走了多久?”没有应答!他心脏猛地一颤,冷汗顺便遍布全身,他伸手向后摸了摸,“喂,陛下,在这里开玩笑可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。”,沉默,还是无声的沉默,“还在不在,帕尔斯?帕尔斯?!”,他的声音越来越大,走廊里回荡着他的回声,但没有人应答。见鬼!该死的!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可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黑暗中注视着他,他的心越来越慌,开始向前快速的走去。脚步越来越快,从快走变成小跑,从小跑变成狂奔,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身后紧紧的追着自己。就在他筋疲力竭快要放弃奔跑的时候,刹那间似乎是撞破了什么东西,一瞬间光芒大作。刺目的光线让他无法适应,遮着双眼,眯着眼睛,好一会才逐渐适应了周围的亮度。当他看向周围的时候,下意识的张大了嘴,再也合不拢。

他站在星空之中,无数强大的神明在星空下战斗,他们拥有极为强大的神威,举手抬足之间充满了毁灭狂暴的力量。有的神明居然能牵引星辰撞向另外一个神明,而那个神明居然只是一拳,简简单单的一拳,就将一颗星辰打的支离破碎。在这片星空之下,无尽的神明在厮杀,每有一个神明被撕碎,天空上就多一道裂痕。雷恩就像是一个旁观者一样站在星空之中,看着这荒谬的一幕不断的上演。“苏亚雷提,我最后问你一句,退还是不退!”雷恩循声望去,一尊强大的神明站立在星空之中,他的对面站着一名要矮小一些的神明,那神明浑身被一股绿色的能量所包围,在他的身后,有一个巨大的绿色的虚影,散发着极为强烈的气息。即使雷恩知道这或许都是假的,他依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,快要从嗓子里跳出来。被称作“苏亚雷提”的神明面露讥诮,他没有应答,只是抬手一挥,那虚影也是挥舞了一下手臂,遮天蔽日的绿色虚影铺天盖地的拍了下来。所经之处空间寸寸碎裂,露出了虚无的虚空,所有的物质都被粉碎,被吞噬。那神明被一掌拍飞,旋转着撞碎了数颗星辰才停了下来。

他狰狞可怖的抬起双手,一股恐怖的气势从他身上升起,他身周的空间都开始崩塌,那是一种纯粹的力量。他一拳打出,空气坍塌,拳头隐于虚空之中。而在苏亚雷提的面前,一块空间突然凹陷,一直拳头骤然间出现。绿色虚影紧紧抱住苏亚雷提,无声无息的触碰之中,一道巨大的虚空裂痕瞬间炸开。一些来不及躲闪的,实力较为弱小的神明瞬间被这裂缝吞噬,消失在无尽的虚空之中。。。两尊神明都打出了真火,速度快的雷恩连他们的衣角都捕捉不到,只看见不断有星辰碎裂,有空间破碎。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神战,星空布满了一道道如同伤口一样的裂痕,越来越多的神明陨落,雷恩的心情也随之低落。这是一场两败俱伤的战斗,最终双方所剩不多的神明才就此罢手。雷恩看着他们离去,看着他们消失在星空之中。。。突然之间,他身体感觉到一阵吸力,整个人猛地坠向宇宙的深处。他睁大了眼睛,他看见了一块巨大的,长方形的大陆漂浮在宇宙中,太阳和月亮围绕着这块大陆旋转,在大陆的尽头,无尽的海水撒入星空,又被吸入大陆的背面,形成了一个循环。他的身体越坠越快,几乎没有多少时间就穿透了血红的云层,坠入到地面。

这是一个下着血雨的世界,荒凉、悲伤。时间似乎失去了意义,空间也变成了游戏的道具,他看着日出,看着日落,亲眼见证了那些强大的神明不断的衰弱,看着弱小的人类开始强大起来。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久到让他都变得麻木,他突然间看见了一个熟人,那个叫做苏亚雷提的神明。他似乎失去了自己的力量,变得普通起来,他和众神在一群……使徒的见证下,与人类融为了一体,成为了人类的一份子。他看见了兽族的崛起,看见了人类在精灵的箭矢下被奴役,看见了万物臣服在龙族的肉翅之下……突然间,他猛地睁开了眼睛,入眼之处一片黑暗,远处有一个光点。他茫然的动了动自己的手脚,脑子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。我为什么在这里?我在这里要做什么?恍惚之间,他好像记起了什么。对,加冕、秘窟、帕尔斯!

他大步的向前跑去,朝着那个光点奋力的奔跑。“你来了?”光点的尽头是一间小房子,有一张石桌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jnbbdesign.com/,雷恩四个石凳,还有几个柜子,里面放了一些书籍。“走到一半的时候你去哪了?”,帕尔斯放下手中的书,有些不悦,“如果你是想要吓我,你成功了,雷恩男爵!”雷恩直勾勾的看着帕尔斯,看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,“我不知道,我摔了一跤,可能昏了过去。”

他没有说实话,因为帕尔斯并没有提及他经历过的那些东西,他不知道是只有自己经历了那些过去,还是帕尔斯也和他一样经历过,所以他决定说谎。帕尔斯露出嘲笑的面容,“摔了一跤?然后昏了过去?雷恩,你该锻炼锻炼了。”,说着她指向一边的书架,“这些书很有意思,你可以读读看。”“是吗?”,雷恩走到书柜边,随手抽出一本,从中翻开。

帕尔望着雷恩的侧影,他的侧脸在不那么明亮的光线下显得十分的柔和,浓浓的眉毛,有神的眼睛。他身上有一种矛盾的气质,飞扬,又内敛。沉稳,却也藏着一丝火热。

留下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